不进文科前二十五不改名

语斜栏
放假见
笔力不足崩得慌
恰逢有毒期

扩列的话:1974464706

GGAD 犬狼 偶尔的德哈德
林方 双花 韩张 高乔 楚苏
鹃黛 秦凤 鸳平袭
吴伞修

他们的清晨与黄昏

【而在这之前,林敬言,那也是一个正面强打的狠角。
唐三打!
就听他昔日所用流氓这名字,哪里像是一个畏畏缩缩走猥琐流玩小手段的呢?
那时的林敬言,可是追逐着一个个天才的脚步,和他们战斗,林敬言不想表现出丝毫怯懦和窝囊,哪怕败,也要站直了冲上去,站直了倒下去。
现在想想,自己倒下去的次数,还真是有够多的。
但是,自己从未退缩过啊!
——《全职高手》1519章】
(用了原文是在抱歉)

他叫林敬言。
故事的开头,他便当打之年已过;
磨尽所有的锋芒,
只为求胜,变更了路数。
可赢得潇潇洒洒,他也曾做过这样一个美梦;
于是有气势磅礴的队名,呼啸而过;
于是有中途收起的毒针,正面硬攻;
开始的开始,是唐三打的唐三打;
最后的最后,是冷暗...

2018-07-06

【林方】扰

林敬言生贺。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林敬言在等红灯的当口打开了车窗,暖融融的风就挟着马路上浮动的灰尘味流泻进来,打散了这个季节特有的窒闷。

他一向不太喜欢汽车内饰的气味,车是七年前买的,一开始还依照网上的说法,拿个纸箱装上柚子皮,后来觉得占了空间效果又不明显,便不再用。

刚退役的时候对什么要求都高,总觉得之前的住宿舍吃食堂不像是在生活,有一种往后要认认真真把日子过好的奇怪念头。于是门前垫子三个月一换,买了房子往墙上粘几个挂钩,后来证明并不太实用。方锐给他打电话听他说在浇花,当时就控诉说老林你变了,你浇花都不看我打比赛。

“看了,看完再浇的。”

方锐说,不信。

真的。不信?你听,电视还开着呢。

他把手机...

2018-05-01

格林德沃拿起汤勺,费劲地敲击忘记收走的粗瓷盘子。那声音是单调却有韵律的,虽不似小溪流水的叮叮咚咚,倒也让夜风带着从狭窄的窗口飘散开去。
他扔掉勺子,闭上眼睛,想象声响掠过无边无际的荒原,落在凋落多时忘掉颜色的夏花花瓣。那儿不似这里安静得阴冷,犬吠稀稀疏疏连成一片,还有飞上枝头的鸟儿,以及点明了时令的野生浆果。
再便是夜空,与现今多不一样。这片他一人如今怎么也无法点亮的夜幕,在那人手中曾轻而易举勾勒出轮廓。他说:荧光闪烁。
杖尖的荧火流泻,照亮了溢满某种真实洋溢情感的瞳仁,还有他身后永不熄灭的灿烂烟迹。

2018-04-19

【犬狼】断垣 5

无魔法战争AU
GGAD上线
含詹莉
时间线跳跃注意,11接在5后

10、

布莱克上尉在发阴的站台商店接过找来的零钱,出门点了根香烟叼在嘴里,然后撕去信封的一端,捏住两边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

露天的站台上同样浮了乌云,虽说一时半会儿不至于下雨,光线已经差了很多。他在路上拜访了个朋友,耽搁了几天才收到寄到车站的信封。哈利的信是写在之前印刷物资单的纸上,坑坑洼洼泛着灰色,墨水顺着纤维走向胀得到处都是。

“目前的决定是将里德尔押在阿兹卡班,大部分人都认为这是一个妥当的做法,毫无疑问的。格林德沃的老律师第二天就跑来了,转达了那一位对于与里德尔成为狱友并给予其应有教训的强烈愿望——自然,邓布利多出于为俘虏的人身安全考...

2018-04-06

我真傻,真的。
我只知道我们省录取率低,不知道录取率如此之低。

2018-03-10

【双花】落子不悔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

“你这算是什么下法?”

“怎么,没听说过啊,金角银边草肚皮。”张佳乐得意地嘿嘿笑,手里的子分明在往下三线落。

“水平不行,铂金的都没用。”

孙哲平封死黑棋最后一口气,伸手提了一片。棋子叮叮当当相互碰撞,滑落在桌子一边。

“不下了。”他抬手把白棋扔回棋盒,激起带杂音的脆响。

张佳乐本也打算收拾不干,一听这话倒给惹毛了:“我说你这是看不起谁啊,继续。”

“我也想继续啊,”孙哲平摊手,“哪知道你这么锲而不舍勇往直前,子都没处放了。”

“这不容易,”张佳乐无意识搓着手,“你看把我这子往旁边移一小格,你这一片都死了,不就有地儿了?”

孙哲平没作声,抬手一敲人脑袋。...

2018-03-03

【吴叶吴】戊戌年冬

左右无差
人物属于虫爹,ooc我的
一如既往大纲流
去年8月的稿,并不知道今年h市天气如何下不下雪,考据慎
今年三连冠啊

叶修接过唐柔的手机。

唐柔告诉他,这叫自定义。他想了一想,还是觉得有些熟悉。

这不是叶修第一次见到手机主题。一个冬天的早晨,他打开吴雪峰的手机给陶轩发短信,满屏飒飒铺展开去的火红一下子映入眼底,红得庄严肃穆,一发不可收拾,像是烧化半边天的大火。底下是行笔飞扬的两个字。

嘉世。

“这不是前两天出的么,我看宣传部有人在弄。老吴真是心思细,自己一个人把粉丝活儿也干了。”

旁边的队友凑过来看,笑着打趣。吴雪峰动了动嘴唇,也还是笑笑,算作回应。

叶修没大在意,只是简短地问了哪里是短信,拇指移向枫叶形状的图...

2018-02-22

【林方】焐山芋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一个土味的林方
——————————————

方锐伸头望一眼,灶上的水还没开。倒是原本安安静静听着他讲话的人从木凳上站起,脚边摆了个蓝色的塑料网格盆。菜叶子上的水淋淋漓漓往水泥地里渗,亮闪闪反着光,很无辜地扰动方锐五个小时前早饭喝了稀粥的肚肠。

“……去厕所。”他有气无力道。

林敬言已经用簸箕装了择下的坏菜叶,开了灶房后门往鸡棚走。方锐眨眨眼睛,蓝漆的铁门鲜艳到像是泛了层油光,和出门人飘了一个角在后面的灰围巾起了冲突。

“我帮你看一会儿。”

方锐再回来时,就看见林敬言坐在稻草堆边的凳子上,放下刚扒拉过炉膛的火夹。铁夹磕在水泥炉壁上,一声钝响让人牙齿发软。

“过来看。”坐着的人望见他...

2018-02-17

【犬狼】断垣 4

无魔法战争AU
人物罗琳妈的,ooc我的
含詹莉

———————————————
8、

“西里斯,去看看克利切把我的茶杯洗干净了没有。”

被喊了名字的男孩抬了抬眼皮,又垂眼去看面前摊着的那片纸,动动手指在上面重重写下拉长的字母,全然没理会雷古勒斯欲言又止投来的一瞥。椅子拖动的声音,随后便是开门跑下楼的脚步声。

“都洗好了,母亲。”他弟弟的声音在楼下响起。

“让他赶快给我送上来。”母亲的声音在楼上,又尖又细。

布莱克夫人出了名的惜物,只是她的所爱里不包括任何身边的人。她看重自己裘皮的大衣和镶白狐边的大礼裙,看重盒子里精致的发梳和象牙粉盒,看重门厅里铺开的挂毯,以及那几副掐金丝的昂贵茶具套装。她细细用她保养得当的苍...

2018-02-12
1 / 6

© 不进文科前二十五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