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进文科前二十五不改名

语斜栏
放假见
笔力不足崩得慌
恰逢有毒期

扩列的话:1974464706

GGAD 犬狼 偶尔的德哈德
林方 双花 韩张 高乔 楚苏
鹃黛 秦凤 鸳平袭
吴伞修
曹荀 姜钟 权逊

他们的清晨与黄昏

【保尔·柯察金&谢廖沙·勃鲁扎克】【HP国王十字车站梗】深秋之后

哈哈哈哈翻备忘录翻到初二写的丧心病狂沙雕文

放出来博君一乐哈哈哈哈

真的别深究当个笑话看过吧

我看了一下比起同人这篇东西更像考试主要情节提纲

救救当年被名著支配到昏厥的孩子(现在也是我为什么选文)

我要笑死了下面一段是当时写之前的废话


原谅我用魔幻小说梗来写红色经典里硬生生凑出的BLcp,清水到不能再清水

lof不敢发,害怕被pia飞

码得断断续续所以时常前后不接,懒得改了,反正我把它当笑话(日常:啊,这题数学不会,来码一行吧)

人物属于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

脑洞属于乔安娜·凯瑟琳·罗琳

唯有ooc属于我

渣文预警 清奇cp...

2018-12-01

别后悔啊你

把手上的事情做好!做好!做好!

因为本身不是可以一边做其他事情一边不担心学习的那一型人,有些科目也的确跟得蛮累的(是的我就是在说数学

跟不牢又会翻车(……)

这边还是停一段时间!

寒暑假见!

重要的几个生日可能还会突然冒一冒的吧

嗯,这话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所以放下手机赶紧去补作业啦

置个顶。


哦对了对了还有

有没有姑娘有比较好的政治复习资料推荐的

不是习题册,就是那种学案兮兮的

2018-10-07

又翻了一遍过门,最戳到心窝子里的一篇。
看其他小说第一遍都是在读故事,情节自然越跌宕起伏越扣人心弦越好;初读过门却像是翻阅着一段日子,很多地方让人不忍往下读去——悲的不忍,喜的同样不忍,只能略略从指缝里一窥,沉甸甸记了一长阵子。就像害怕未知,害怕未来,前面怎么样你不知道,是好是坏从来无从提前知晓。
从未有哪部网络小说从头至尾给过我这样厚重的感受,即便是最开始杜阿姨让徐西临拉下外套拉索好看一看他穿了几件衣服的那一幕——也尤其是这样一幕。
这样的厚重来源于触手可及的亲切,来源于名为“真实”的窗口呼呼灌进的冷风。
叙述完完全全跟着人物走,没有起转承合齐备的大块情节,都是零零散散拼凑在一起的琐屑。线索单单是一...

2018-10-05

孙哲平0817生贺活动开启!

包包包子铺!:


他叫孙哲平,是一个狂剑士,也许还是一个不知退让、不知收敛、不知忍耐的战士——他总和自己战斗。


在那个最为艰难的夏天,在也曾拥有过的美好张狂的青春,还在将来。


将来,他依然手执重剑,他依旧向前,只要再多几分钟,再多给他几分钟。


他定能回来。



即日起,至8月15日12: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贺专题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2018-08-01

mdGGAD
我他妈又能磕了

2018-07-22

【林方】诸如垃圾食品一类的鸡毛蒜皮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无脑甜饼,因此逻辑和文笔双双死亡

“要说起来的话,”林敬言放下筷子,推了推面前的碗,“他以前还挺喜欢吃方便面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不自觉带上了笑意,淡淡的,暖暖的,微微浮动在透过平光镜的目光里,全是自然而然流露出的。

这个笑在他的嘴角挂了很久。

“方锐,开门。”

门里的方锐一听林敬言沉下来的语气,便知道今天林队长是打定了主意要来查看自己的生存状况了。赛季结束了一个多礼拜,队员走得七七八八。方锐的父母工作忙,加上他本人没事不会出门逛,回不回G市实在没什么大的不同。所以这么多天了,连个定机票的意思也不曾有,每天窝在宿舍门都不出,也亏得林敬言每天早上隔着门板确认人还活着。

他在心里哀叹...

2018-07-20

【林方】扰

林敬言生贺。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林敬言在等红灯的当口打开了车窗,暖融融的风就挟着马路上浮动的灰尘味流泻进来,打散了这个季节特有的窒闷。

他一向不太喜欢汽车内饰的气味,车是七年前买的,一开始还依照网上的说法,拿个纸箱装上柚子皮,后来觉得占了空间效果又不明显,便不再用。

刚退役的时候对什么要求都高,总觉得之前的住宿舍吃食堂不像是在生活,有一种往后要认认真真把日子过好的奇怪念头。于是门前垫子三个月一换,买了房子往墙上粘几个挂钩,后来证明并不太实用。方锐给他打电话听他说在浇花,当时就控诉说老林你变了,你浇花都不看我打比赛。

“看了,看完再浇的。”

方锐说,不信。

真的。不信?你听,电视还开着呢。

他把手机...

2018-05-01

格林德沃拿起汤勺,费劲地敲击忘记收走的粗瓷盘子。那声音是单调却有韵律的,虽不似小溪流水的叮叮咚咚,倒也让夜风带着从狭窄的窗口飘散开去。
他扔掉勺子,闭上眼睛,想象声响掠过无边无际的荒原,落在凋落多时忘掉颜色的夏花花瓣。那儿不似这里安静得阴冷,犬吠稀稀疏疏连成一片,还有飞上枝头的鸟儿,以及点明了时令的野生浆果。
再便是夜空,与现今多不一样。这片他一人如今怎么也无法点亮的夜幕,在那人手中曾轻而易举勾勒出轮廓。他说:荧光闪烁。
杖尖的荧火流泻,照亮了溢满某种真实洋溢情感的瞳仁,还有他身后永不熄灭的灿烂烟迹。

2018-04-19

【犬狼】断垣 5

无魔法战争AU
GGAD上线
含詹莉
时间线跳跃注意,11接在5后

10、

布莱克上尉在发阴的站台商店接过找来的零钱,出门点了根香烟叼在嘴里,然后撕去信封的一端,捏住两边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

露天的站台上同样浮了乌云,虽说一时半会儿不至于下雨,光线已经差了很多。他在路上拜访了个朋友,耽搁了几天才收到寄到车站的信封。哈利的信是写在之前印刷物资单的纸上,坑坑洼洼泛着灰色,墨水顺着纤维走向胀得到处都是。

“目前的决定是将里德尔押在阿兹卡班,大部分人都认为这是一个妥当的做法,毫无疑问的。格林德沃的老律师第二天就跑来了,转达了那一位对于与里德尔成为狱友并给予其应有教训的强烈愿望——自然,邓布利多出于为俘虏的人身安全考...

2018-04-06
1 / 7

© 不进文科前二十五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